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房产
装修
汽车
婚嫁
健康
理财
旅游
美食
跳蚤
二手房
租房
招聘
二手车
教育
茶座
我要买房
买东西
装修家居
交友
职场
生活
网购
亲子
情感
龙城车友
找美食
谈婚论嫁
美女
兴趣
八卦
宠物
手机

背叛者李登辉魔武商人传说

[复制链接]
查看: 18|回复: 0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5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0180
发表于 2020-8-1 0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20年7月30日,台湾地域前领导人李登辉病亡,终年97岁。


随后,民进党政府公然辟文宣传李登辉,称他是“民主教员”,他的病亡是台湾的莫大损失,他让台湾成为所谓“亚洲民主典范”,溢美之词不惜操纵。


但究竟怎样?生怕跟民进党政府所描述的相差甚远。他已经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来又退出了。他是“去中国化”的始作俑者,更是中华民族的“历史罪人”。他所谓的民主化进献,更是建立在制造岛内族群抵牾和黑金政治之上。



李登辉在日本本国特派员(记者)协会发表演讲(图源:收集)




二度退党



据畴前加入中共台湾地下党的老同道回忆,李登辉曾前后两次加入中国共产党,而且两次退党。


1995年7月24日,《群众日报》颁发的批评员文章《一篇宣传割裂的自白——一评李登辉在康奈尔大学的演讲》提到,“李登辉畴前加入过中国共产党,后来叛逆了”,这被言论视为大陆官方首度向外通告,李登辉是共产党的叛徒


李登辉自己常标榜说,他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题目有相当水平的了解”,在日本读大学时代还通读了《资本论》。


大要正是李登辉不时辰刻显现自己熟读马克思主义典范的样子,加上外人对他“办事认真,为人实在”的呆板印象,他的入党先容人都以为李登辉是一个可以成长的入党工具。


在获得下级答应后,1946年9月,吴克泰同李登辉认真地谈起了想成长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地下机关的动机,李登辉表示愿意加入。按照要求,他还写了一份自传。答应入党后,李登辉加入过否决美军暴行的游行、“二二八”活动,但并没有继续很严重的使命。


但到了1947年8月,李登辉以“党内不纯洁,有人有野心”为出处,提出退党。退党时,李登辉还自动表示会守旧党的机密,同时也要求机关为他的这段历史保密。所以迄今为止,李登辉本人并不认可这一段履历。


不外,对于另一次入党的情况,李登辉却是正面认可过。1947年炎天,李登辉加入了中共台湾地下党的外围机关——“新民主同道会”。在加入活动时代,几位进步青年提出要大家团体入党。固然他刚刚退党,但由于有保密要求,所以只好随大流再次办了入党手续。到了1948年,李登辉再主要求退党,出处是他不合适过党的机关保存,不愿意受党的纪律约束。


今后,李登辉再也没有与中共台湾地下党有过联系。



李登辉(图源:举世网)



获得欣赏



假如没有蒋经国的欣赏,李登辉大要会一辈子处置他熟悉的农业工作,安心做一位农业专家。


1969年6月一个清早,还在睡梦中的李登辉一家被一阵急忙的拍门声吵醒。李登辉起床开门后,门口戴白头盔的宪兵跟他说“跟我们走一趟”。此时,李登辉似乎大白了什么,回到房间找出了美圆支票给太太曾文惠,就随着他们去了。


这一去,李登辉直到深夜才回家,前后长达17个小时,被曾文惠称之为“平生中最长的一天”。此后的一周多,李登辉天天早上8点就去“警总”报到,早晨十一二点回家。


约谈竣事后,李登辉获得了“警总”发放的《改过证》,表示他今后“重新起头”。李登辉回忆说,临走之前,“警总”的人叹了口气说,你这样的人,除了蒋经国,没有人敢用你。在李登辉看来,这大要就是蒋经国要重用他之前的一次身家观察或考验。


不管究竟能否如此,但此次惊心动魄的约谈以后,还不是百姓党员的李登辉却被请到了百姓党四中全会做了一场农业方面的报告。当时请一位党外人士到百姓党的中心全会作报告,是从没有过的事变


1978年,蒋经国就职台政府领导人后,录用李登辉为台北市市长,次年李登辉又成为百姓党中常委,可见蒋经国种植他的意图很明显。


由于之前李登辉从政履历缺少,在继续市长的头一个月里,蒋经国天天放工后就静静到李登辉家里,期待李登辉放工。偶然间蒋经国已经抵家了,李登辉太太曾文惠都还不知情,仍在后厨做饭。待李登辉放工回家后,蒋经国会经过聊天的形式,了解李登辉的施政步伐,并把自己的理念奉告李登辉。


履历3年半的市长任期后,1981年,蒋经国又派李登辉继续台湾省主席。在任职省主席时代,省议会党外议员(当时民进党尚未建立)再次质询中说起“台独”议题,并要求李登辉表白态度。作为省主席,他尽可以超越省政范围为捏词不予复兴。但李登辉大白复兴说:“中国历史没有抛弃台湾,台湾怎能分开中国大陆。”第二天,蒋经国经过阅读简报,了解到李登辉的这一回应,连说“很好,很好!”


1984年,李登辉被蒋经国提名为台湾地域副领导人候选人,成为蒋经国的副手。很明显,从政时代,李登辉欺骗了蒋经国的信任。他经过对“一其中国”态度的论述表示自己的政治切确,经过谦虚、上进、没有班底的形象赢得好感


听说任职台湾地域副领导人时代,高个子的李登辉跟蒋经国说话时,站着时膝盖会曲折,连结身高与蒋经国站立时底子持平;就座经常常只坐椅子的三分之一,以示恭敬。


再加上蒋经国当时推行“吹台青”政策,大力大举启用台籍干部,因而,李登辉成了台籍菁英的代表,“脱颖而出”。



蒋经国与李登辉(图源:收集)



玩弄权术



1988年1月,蒋经国忽然谢世。依照台湾地域宪制性规定,李登辉继任台湾地域领导人。可是当时,李登辉仅仅只是名义上的领导人,并不具有实权。“行政院长”俞国华把握着岛内的行政大权,李焕作为百姓党的秘书长把握党权,“顾问总长”郝伯村把握军权。


是以,从蒋经国归天到1990年之前,李登辉始终被视为台湾地域过渡性的领导人。他自己也谨言慎行,没事就到蒋经国灵前拜谒,表示自己的忠心与政治切确。但是,等他站稳脚跟后,他起头表示真脸孔,夺取权利,力图贯彻自己的理念


为了一步步把握大权,李登辉先是纵容李焕势力在党内和政府机构中排挤俞国华,迫使俞国华辞去“行政院长”,由李焕接任,并同时放置宋楚瑜代替李焕任百姓党秘书长,拔掉李焕的党权。接着,李登辉操纵知己和在野党的气力给李焕施政形成困难,迫使李焕辞去“行政院长”。末端,他先请郝伯村出任“行政院长”,让他脱下军装,从而让自己顺遂把握军队权利;然后煽惑党外势力以“军人干政”名义,迫使郝伯村下台,终极铲除异己。


1990年,由于李登辉在台湾地域副领导人提名等题目上有些“独断”,形成百姓党内的“仲春政争”。党内部分人士(俗称“非主门户”,之外省籍人士为主)支持时任司法院长林洋港、蒋介石的次子蒋纬国同伴,作为另一组人选加入那一年台湾地域领导人的推举。尽管李登辉带动了党内大佬对这组人选举行了劝退,但此次政争让党内“非主门户”人士出走,于1993年建立为“新党”,形成百姓党赴台后的第一次割裂


而此次割裂,一部分是由于李登辉为了稳固势力冲击异己,同时也由于他连续在各类言行中展露自己“台独”的一面。不管是对民进党的袒护纵容,照旧屡次说起“中华民国在台湾”“两岸是对等政治实体”“割裂自治”等概念,都让百姓党内的统派人士看不下去,挑选出走。台湾新同盟会会长许历农、新党主席郁慕明等都是如此。


但很是抵牾的是,李登辉为了自己的权利,总是投机地挑选“民主”与“集权”的方式。


比如1990年他要从代理主席扶正为党主席时,提名自己和李元簇同伴推举台湾地域领导人时,为了淘汰不肯定性,他凌辱百姓党员不得用无记名投票方式,而只能用当着他的面起立的方式来推举他。但后来,为了匹敌党内的否决势力、撮合党外的支持势力,他又主张台湾地域领导人采取全民直选的方式。


在李登辉当政时代,他总以“民主”之名纵容“台独”活动,自己却透过“修宪”等进程稳固本身权利,成为“有权无责”确政府领导人。他在任时代,玩弄权术,变更特务,控制了台湾的政、经、法、军、警、特和消息言论,大搞谋权政治、金权政治和黑道政治。



李登辉与陈水扁(图源:台媒)



两面三刀



假如李登辉早逝,大要很多人会以为他是一个刚强的统派人士。简直,“中国历史没有抛弃台湾,台湾怎能分开中国大陆”是他说的;“海峡两岸没有民族与文化认同题目,有的只是制度与保存方式之争。在这里,我们底子没有必要,也不大要采行所谓‘台独’的门路”是他讲的;甚至“汪辜谈判”也是他任内与大陆协商相同促进的。


但是,历史是不能假定的。随着时候的推移,他隐藏着的“台独”之心渐渐袒露,到后来更是自视为“日本人”。他的言行,对中华民族的成长,对中华文化的传承,形成了庞大破坏,是地地道道的叛逆者。


几年前,李登辉曾赴台湾东华大学演讲。在互动时,有陆生问及他怎样看待自己说过的“中国历史没有抛弃台湾,台湾怎能分开中国大陆”这句话。结果他很直白地说,我那时候照旧在人家下面啦,不配合讲话欠好。言下之意就是,没掌权的时候我还不能说真话。


一样是几年前,他在日本继续华文媒体提问时说,这一系列行动只是想给大陆发出安静信号,尽快竣事两岸当前的场面,让台湾获得喘息的机遇,加速经济成长和国际空间的改良。在李登辉看来,“国统纲领”的条件很刻薄,大陆不大要实现这些内容,虽说是同一有“三步走”的放置,但做起来可是指日可待。除此之外,“国统纲领”的出台也是为了抚慰百姓党内的统派势力,让他们安心,以为李登辉不会搞“台独”偏离态度。


类似的情况另有很多,例如他每年“双十”所说的要“为建立强盛、民主、均富、同一的新中国而奋斗”,就职时讲“聚集两岸中国人之力,共谋中华民族的繁华与成长”,回应外界质疑时还信誓旦旦地说“‘台独’只会断送国家的大好前程,牺牲社会的安宁繁华,这是不大要也不应当的”。


可是,人装得了一时,装不了一世。卸下伪装的面具,他就是一个彻完全底的“台独”份子,中华民族的莠民。



年轻时的李登辉(图源:收集)



渐露祸心



固然在一些庞大场所李登辉不失色式性地说起“同一”的概念。可是渐渐地,他已经在松绑对“台独”的管束,推行“去中国化”。


1988年,主张“台湾自力开国”的“台独同盟”被获准连续两年在台湾举行年会。1990年,李登辉约请出亡国外的“台独大佬”辜宽敏等回台加入“国事集会会议”。随后,他又对“标致岛”政治犯举行了特赦,援用“赦宥法”让他们可以加入推举,授意“立法院”删除了“刑法”中有关“台独”入罪的内容,提出“奶水说”要让百姓党包容民进党长大。一时候,很多“台独”大佬纷纷从国外回台,岛内“独派”活动如火如荼。这都离不开李登辉的纵容包庇。


而在“一其中国”的概念上,李登辉也起头搞小行动。他先是宣称一其中国事指“历史上、地理上、文化上、血缘上”的中国,虚化一其中国的寄义;随之成长到“不简单地讲一其中国”,而是“一个国家,两个政府”“两岸是对等的政治实体”“割裂分治”“‘中华民国’主权及于全中国,但治权及于台澎金马”“在台湾的‘中华民国’”“‘中华民国’在台湾”……


各类偷换概念的同时,他已经渐渐把“两岸一中”朝着“两国论”偏向去误导了。


继续台湾地域领导人后,他在国际上大搞“两重认可”(即这些国家认可中华群众共和国政府的同时也可以认可“中华民国”政府)、“金元寒暄”、力图经过所谓“非正式关系”,让台湾以“中华民国”名义更多在国际场所抛头露面,制造究竟上的“两其中国”或“一中一台”。


在经济上,他主导制定“戒急用忍”步伐,设备障碍劝止两岸交换和台商投资祖国大陆,鞭策所谓“南向政策”。


为了做到“文化台独”,斩断台湾与大陆的历史、文化渊源,李登辉向教育范围开刀,大搞“去中国化”。1998年6月,台湾“教育部”推出了一本面向中小门生的教科书——《熟悉台湾》,在其中的“历史篇”中,宣称“台湾400年前是无主的地皮”。这本书中,“我们都是台湾人”“台湾魂”“台湾精神”等字眼处处可见,同时它还美化了荷兰、日本等对台湾的殖民加害历史,与之相对应,“中国人”“中华民族”“中华文化”等词齐全被删。



始于李登辉的《熟悉台湾》系列课本(图源:收集)



明目张胆



假如说上任早期李登辉对表露实在想法和态度时另有些暗渡陈仓,但站稳脚跟后,他就起头肆无忌惮起来。


1994年,大陆发生千岛湖事变,数十位台胞不幸罹难。本来纯真只是一个刑事案件,李登辉却口无遮拦,责备训斥大陆政府“像匪贼一样处置惩罚事变”,对两岸关系形成了负面影响


1996年,李登辉在台湾地域领导人推举中提出“策划大台湾,建立新华夏”的口号。乍一看这个口号很有“大中华脑筋”,但现实上确是包藏祸心。由于依照李登辉的表白,大陆不应当是铁板一块,应当分红东北一块,华北一块,华南一块,香港一块,西藏一块,新疆一块,台湾一块。这七块应当相互合作。而彼时,台湾在这七块中经济、军究竟力最强,该当做为“龙头”、做霸主,来“染指华夏”。


“七块论”的说法后来被李登辉在《台湾的主张》(1999年出书)一书中具体阐释。由于李登辉当时很清楚,纯真以台湾的气力匹敌大陆,气力有些亏弱。假如将全部国家支解,那末台湾不单更有自力权,还可以做“霸主”。比起纯真的“台湾自力”,这类支解中国的做法更加故意叵测,加倍凶恶。


1999年7月,李登辉在继续德国之声录影专访时,大白提到海峡两岸的关系,是国家与国家最少是特别的国与国的关系,这也就是污名昭著的“两国论”。至此,李登辉不再躲避其“台独”态度,各类说辞、表达更肆无忌惮。


离任后,李登辉也不时辰刻提醒台湾政坛,要继续强大外乡气力,要对大陆做出否决的法子,发出抗议的声音,“总同必定要以台湾为主体思考”。在马英九称两岸关系不是国与国的关系以后,他说这是“叛逆国家”“辜负群众”。


2015年,李登辉推出《新·台湾的主张》一书。他在书中称,台湾群众的配合体认识必须立基于民主,而非民族。他试图割裂台湾同胞与中华民族的关系,称台湾已经没有必要再扛起“台湾民族”的大旗挥舞,更不要跟从中华民族翩翩起舞。


响应的谈吐纷歧而足。



蔡英文与李登辉(图源:台媒)



历史罪人



作为中华民族的莠民,李登辉的叛逆行为不单是搞“台独”,更可爱的是,他是深度的“精日”份子。1895年至1945年,台湾惨遭日本殖民统治50年,岛内资本连续被掠夺,台胞始终被看成二等百姓,甚至还要为日本的法西斯扩大上疆场当炮灰。


面临日本这类擢发难数的行动,曾任台政府领导人的李登辉没有驳诘、批评,反而投怀送抱。


李登辉于1923年诞生于台北三芝。直到归天前,李登辉都很自负地说自己22岁之前是日本人,继续日本教育长大的,畴前的名字叫做“岩里正男”。他的哥哥李登钦第二次全国大战前期被日军征兵至菲律宾加入安静洋战争,战死在当地,牌位被放在日本靖国神社内。这也成为李登辉经常去参拜靖国神社的出处。


他甚至在2015年还狂言不惭地说,直至70年前为止,日本和台湾本来就已经“同为一国”。当时我们兄弟俩无疑地是作为“日本人”,为了“祖国”而战


面临钓鱼岛题目,他会间接用“尖阁诸岛”(日方用语)来称呼,并说它无可争议是日本河山,不存在主权题目,还公然批评“保钓”人士。面临慰安妇和南京大屠杀议题,李登辉说这是大陆捏造的议题,是宣传活动的一环。


李登辉的这一系列“精日”言行,遭到两岸中国人的批评驳诘。与此同时,人们也在困惑,为何李登辉这么帮日本人说话?


因而,有人猜疑,李登辉自己能否是日本人。不外岛叔以为,能否是日本血缘并不严重,严重的是,李登辉的日本认同已经入脑入心了。他成长的青春期正是日本皇民化活动最高峰的时候,当时的李登辉用日本名,读日文书,以剑道为体育活动,进修“哑忍”作为脑筋修炼,向日本天皇效忠,到日本留学,为日本从军……皇民化活动的洗脑效应,在他身上表示得淋漓尽致。


可是,假如他只是作为普通人“精日”、搞“台独”,风险还没有那末大。但他以台湾地域领导人身份,做了那末多破坏两岸关系、“去中国化”的活动,致使两岸关系履历了如此多的波折,致使台湾年轻人在继续传统文化、了解中国历史方面有如此大的缺失,他真的是罪大恶极。


尽管李登辉至死未能实现“建立台湾人的国家”之迷梦,但其所作所为对台湾公共特别是青年群众族观、历史观、文化观形成极大伤害,贻害今世、祸及子孙,其卑劣影响大要需几代人积极才华消除


文/桃花岛主

编辑/点苍居士


免责声明:假如加害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实时删除侵权内容,感谢合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6-2014 佛山家教网【佛山大学生家教中心】一对一名师家教--佛山最好的家教网站 [正规、专业、权威]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高律师 客服电话:0791-88289918
技术支持:迪恩网络科技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